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本色

2019-09-18 15:25 婁底日報 曾向陽

建設吃相難看。

用老人們的話說,簡直像是從餓牢里趕出來的。

他每餐都用大碗盛滿飯,還用勺子使勁壓一壓,再添上一尖。坐在桌旁,兩手撂開,目不斜視,筷如疾雨,取菜、入口、扒飯、吧嗒一下嘴巴,喉結一動,又開啟下一輪,不到幾分鐘,大碗里就顆粒不剩。

那天建設兒子帶大學同學來家聚會。到吃飯時,建設怕吃相嚇著同學,先吃過了,坐在客廳看電視。

同學們酒過三巡,猜拳勸酒起哄,飯菜掉得滿桌都是。坐在客廳的建設坐立不安,臉越來越陰沉,眼睛要噴出火來。

同學們猶在吵吵鬧鬧、嘻嘻哈哈。一個妹子手一抖,半碗飯倒扣在桌上,妹子掏出紙巾,準備將桌上的飯菜掃入垃圾桶。

建設一個箭步跨到桌旁,厲聲喝道:“撿起來吃了!”妹子一愣,說:“什么?”

他兒子脹紅了臉,懇求地望著建設:“爸。”

建設更加惱火,無視兒子的眼光,大聲喝斥:“飯菜豈可浪費?撿起來吃了!”

妹子臉皮薄,哪禁得起如此重言重語,當場“哇”地哭著跑了出去,其他同學見勢不妙,也一個個腳踩西瓜皮溜之大吉。

建設兒子正要跟著走,建設眼光如一梭子彈掃過來,他心一咯噔,慢了半拍。

建設指著桌上的飯,聲如悶雷:“撿起來吃了!”兒子背一挺,頭一梗,不從,也不理。

建設舉起手猛地砸向桌子,看到菜肴滿桌,手拐了個彎,大巴掌狠狠地拍在兒子臉上,刷地留下五個手指印。

兒子眼里噙著淚水,腳一頓,拔腿往外走。建設嘴巴咧了咧,卻又閉住了。

他目光呆滯地盯著桌子,手慢慢地垂了下來,慢慢地將桌上的飯菜一粒粒撿到嘴里,慢慢地咀嚼著,一滴渾濁的眼淚滾落到菜湯里,濺起一圈漣漪。

兒子走后再也沒有回過家,任憑他媽怎么在電話里勸,總是不回。

建設生日那天,他在門口坐了一天,直到天黑,兒子連電話也沒有一個。晚飯時,他賭氣地大口扒著飯,猛地噎著,兩腿一蹬、走了。

兒子淡漠地回來料理后事,整個喪事沒掉一滴眼淚。那晚,兒子在清理建設遺物時,赫然看到一疊厚厚的榮譽證書,其間一份40年前的報紙吸引了兒子。

報紙上一則醒目的新聞標題:“孤身入賊窩,智擒毒梟。”

報道中寫道,一位軍人為了搗毀販賣毒品團伙,潛伏進該團伙數年,獲得關鍵證據,卻被毒梟捉住,軍人憑借頑強的毅力和過硬的本領,在一個星期沒吃沒喝的情況下,竟然逃了出去,并將罪犯擒獲。

兒子“咚”地一聲,跪在建設的遺像面前,咧開大嘴號啕痛哭!

責任編輯:譚洲偉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篮球火全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