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【我和我的祖國】七阿公過年

2019-06-17 10:54 婁底新聞網 王立榮

杏子坪村東頭有棵古樟,古樟下落寞地壘了兩間土磚屋,土磚屋不高,伸手就能摸到檐尖,那是七阿公的家呢。單單瘦瘦的菜花溪,就左扭扭右扭扭,打從七阿公屋門前繞過。溪水潺潺。

七阿公本是七兄弟,其他六個早就病的病死,抓的抓了壯丁,音信全無,只剩了七阿公一個,也是單身,討不起堂客,孤零零的,好造孽!

要過年了,七阿公顫顫巍巍的繭手接過民政部門送來的400元五保費,就盤算,先還村西頭喜冬瓜100元,要清了郭醫生50元醫藥費,再到廟屠戶那里切兩斤五花肉,還得備1斤葵花籽,到了大年初一,要有細屁股來拜年,也好有瓜子作打發。

“七阿公七阿公拜年呢!”果真到了初一,細屁股們一個接一個,起得特早。七阿公就尖著手指頭抓了一點瓜子作打發。

在村子里轉了一圈后,細屁股們陸續聚到村東頭,各人展示各人的收獲。就聽到他們嘰嘰喳喳地議論:今年擁牛皮家有,打發的是紙包糖,贊了吉言的,還每人一個棒棒古呢!七阿公家打發的最少,七阿公家冒得…….

七阿公耳還不背,聽了很不高興,“你七阿公本就冒得,新年大節的,初一這天你就莫喊我冒得咯。”說完,氣不過,對著自家的爛腳盆狠跺一腳,嚇得那些細屁股們四下里鳥散。

第二個年來了,七阿公也早早備了一些紙包糖,外加一些棒棒古,就等著村里那些個細屁股們來拜年贊吉言。

初一那天,村里那些細屁股們果真又出動了,只是一個個到了村東頭也就是不進七阿公的屋,有的還咬著耳朵說悄悄話,“七阿公屋里冒得,就都莫去拜年了咯。”

七阿公又氣不過,撕了張報紙,將糖粒子包了,一古腦兒丟進門前的菜花溪。小溪里,溪水潺潺。

轉眼快是第三個年。

七阿公有事冒事就常往擁牛皮家去嘮嗑,背地里探探看人家今年過年備了啥。完了,也到河對門賽矮子的便民商店揀最好的稱了幾斤牛奶咖啡糖粒子,還備了一打小紅包,每個紅包里打算塞一張五元的新票子。給拜年的細屁股發紅包,在杏子坪村可是頭一回,七阿公舍得!

莫怪七阿公舍得,七阿公今年搭幫黨的好政策,咸魚翻了身呢。去年下半年上頭派來駐村的扶貧工作組一對一地對七阿公進行幫扶,七阿公就用5萬元無息貸款買了10頭安第斯牛,放到杏子坪村東頭的小水沖里。小水沖原來有好多水田,這些年杏子坪的青壯年都外出打工了,那些水田就一丘一丘地相繼荒廢,盡是齊腰深的水草。水豐草茂,七阿公的牛長得飛快!轉眼快到年尾,在扶貧工作組的幫助下,七阿公先后開掉了6頭牛,不但還清了5萬元貸款,手頭還有余款2萬多。2萬多!嘖嘖嘖,2萬多呢!七阿公一輩子加起來冒見過咯么多錢呢。有了錢,七阿公是該過個好年了。

七阿公反背著手,腰板挺得直直的,見到細屁股就喊:“初一到七阿公家來拜年咯,七阿公今年有呢!”

依舊和往年一樣,村里那些個細屁股們起得特早,一家挨一家地來拜年了,可到了村東頭,還是不進七阿公的屋。

七阿公就把糖粒子端到門檻上,又喊:“到七阿公家來拜年咯,七阿公今年有呢!”

果真就屁顛屁顛來了幾個細屁股,見了七阿公就喊:“七阿公新年好!”,“七阿公發財!”……

七阿公屁眼里都插了個笑菌子,直樂得合不攏嘴!大把的糖粒子外加一個紅包要往細屁股們口袋里塞。

細屁股們一個個捂緊口袋,不受,說聲“七阿公再見”,就開溜。

七阿公不解,就拎住跑在后頭手腳慢一點的一個叫細毛的細屁股。

“七阿公七阿公哎,你這糖就留著自己吃咯。”細毛一字一句,生怕七阿公不聽見,“大家都說七阿公你的錢來得不易,七老八十歲還孤零零一人,橫豎好造孽!”說完,掙脫七阿公的手,打起飛腳,“咚咚咚”一陣風似的就過了小木橋,到了河對門。

這一次,七阿公沒有跺腳,也不生氣,兩眼只是直直地望著門前那條單單瘦瘦的菜花溪……

悠悠菜花溪,溪水依舊潺潺。

責任編輯:劉芬風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篮球火全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