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【我和我的祖國】春到萬樂

2019-06-12 17:41 婁底新聞網 陳建龍

江南好,風景舊曾諳。日岀江南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于藍,能不憶江南?———《憶江南》唐·白居易。

按中國的地理版塊來劃分,湖南屬華中而非江南,但就自然風光來說,湖南的明山秀水絕不亞于江南。趁著周末晴好,和眾文友再一次來到有“全國生態文明示范村”,“湖南省文明鄉村”,“湖南省美麗鄉村”,“湖南省衛生示范村”的婁星區杉山鎮萬樂村登山賞景、訪古探幽。

相傳萬樂原名豐樂,晚清年間,村民眾籌,建成一座庵堂,托請該村一名跟隨時任甘陜總督楊昌浚的師爺,向詩書畫三絕的同鄉,湘軍大佬楊昌浚求字題匾,楊總督欣然應之,題“萬善至樂”四字,牌匾進村,鄉民感念,將豐樂村更名為“萬樂”。(楊昌浚,婁底西陽人氏,師從雙峰石牛羅澤南,習文練武,終成一代文武兼備的名臣)。我猜楊公此匾應來自“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”的古訓,旨在勸誡后人多行善事,必有佛報。舊時的萬樂流傳著:“橫路沖,沖連沖,十戶人家九戶窮;餓死餓活鉆窯洞,討米逃荒去他鄉”的歌謠。歌謠充分反映了解放前的萬樂是一個民不聊生的窮鄉僻壤。新中國成立后,萬樂人們戰天斗地,生活水平有了明顯的改善。上世紀七十年代,漣邵礦務局在恩口開采煤炭,(萬樂緊鄰恩口)經三十多年開采,恩口及周邊煤炭枯竭,地下水流失嚴重,給周邊村組造成了嚴重的地質災難,恩口煤礦也被迫倒閉關門。

恩口煤礦倒閉后,國家曾投資對恩口沉陷區進行了有效治理。影響較大的萬樂當時是庫塘不能存水,田土不能耕種。村支兩委率先垂范,以身作則,發揮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。統一認識到:村里的事、百姓的事,最小也是大事;個人的事、家里的事,最大也是小事。春風化雨,潤物無聲,萬樂人緊緊團結在村支兩委周圍,不等不靠,自發對田土山林進行修復;轉變觀念,依托資源和交通優勢,走岀了一條生態立村、旅游興村的發展道路,特別是黨的十八大后,市區幫扶工作隊進入萬樂,多方籌資興水利,修公路;隨著地下水的逐漸恢復,萬樂的山更綠了、水更清了。

走進村部附近的村民休閑廣場,有小橋,有流水,有古樹,有奇石,有游道,有亭臺,還有各式健身器材;它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“同心”。這是一種精神的傳承,也是一種文化的彰顯,置身其間,除了賞景,感覺自己在被熏陶,受洗禮!待到夜幕降臨、華燈初上之時,休閑廣場就是“唱響大中華,舞動新時代”的絕妙之所。 春意正濃時節:花開了,水暖了,樹綠了,草醒了;觀光農業體驗園里,煙紅的芍藥花,金黃的太陽花競相怒放。花如海,人如潮,踏青的俊男靚女在此擺姿造型,留下與“花花世界”的每一個精彩瞬間,醉在花海,流連忘返。

1300多萬樂人,散居在村組200多處農家小院里。小院有靠山而建的,有面水而居的,有臨路而立的;一棟棟各具特色的小院,有如棋盤上的棋子,看似精心布局,又宛如自然天成。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:家家戶戶種花養草、植樹造林;恰如全國園林城市婁底的縮影。

行走在投資2500萬元的烏石峰公路上(7.5公里長、6米寬),看不到亂飛的雞,狂吠的狗,爭吵的人,感覺到的是撲面而來的楊柳風。

沿登山游道拾級而上,道邊桃紅柳綠,姹紫嫣紅,翠竹搖曳,松風陣陣;高大的喬木遮天蔽日,就是到了盛夏,也是避暑納涼的好去處。山不高,談笑之間就登頂了。放眼遠望,一幅新農村的美麗畫卷呈現眼前。山上有一廟曰“觀音殿”,殿內供奉的自然是觀音菩薩了,香火也還旺盛。殿內有一聯: “北望洞庭南極瀟湘遙觀衡岳仙境, 東朝麓山西達雪峰聚得觀音靈氣!” 聯中寓意此地既處湘中通衢,又聚仙蹤勝境之靈氣。萬樂背靠星城婁底,東通西陽大埠,北抵湘鄉壸天,地理位置得天獨厚。已故黨和國家前領導人華國鋒同志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葉,在湘潭地委書記兼韶山灌區總指揮任上曾登臨此山,并留下了“烏石靈山,價值寶地”的感嘆,真可謂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呀。

政令所重者人才。新一屆村支兩委有頭腦,有思路,有擔當,有奉獻。他們深知緩事宜急干,敏則有功的道理,借十九大改革開放新時代的東風,同心協力,團結奮斗,把萬樂村建設得更加美好,更加富足;讓婁底市的后花園成為全市的排頭兵,領頭雁;固本強基,走向世界! 

責任編輯:劉芬風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篮球火全集